舒伯特:《美麗的磨坊少女》D.795 – 19. 磨坊少年與小河(Der Müller und der Bach )

YouTube Preview Image

《美麗的磨坊少女》是舒伯特以繆勒 (Wilhelm Muller) 的同名詩集譜成的連篇歌曲集。內容在描寫年輕人從愛上美麗的磨坊少女到情敵出現、失戀乃至於投河自盡的經過。這首磨坊少年與小河便是年輕人在投河前與小河的最後對話。

「(磨坊少年)
當真心因愛而消失時
每塊花圃中的百合都將枯萎
圓月也須躲入雲層中
不讓人們看見他的眼淚
天使們也閉上眼睛
為祈求亡魂的安息而哭泣低吟

(小河)
當愛情克服痛苦時
一顆新的小星星就會閃耀在天空
三朵半紅半白的玫瑰花
會從荊棘中冒出
再也不會枯萎
天使也將剪下他們的翅膀
每天清晨下凡人間

(磨坊少年)
啊 小河 親愛的小河
你是一片好意
但小河啊 你可知愛情的痛苦嗎?
啊 在下面 下面才有清涼的安息
啊 小河 親愛的小河
請繼續歌唱」

這首是磨坊少年和小河的對話, 少年很傷心, 小河給予安慰.

這裏小河的話很費解難懂, 而且矛盾:
– 當愛情克服痛苦時 — 是否意味新的愛情是救贖的良藥?
– 為何是三朵玫瑰? – 為何玫瑰是半紅半白?
– 剪掉翅膀的天使降入凡塵, 是墮落? 贖罪? 還是為了什麼原因而犧牲? 或是來過平凡的快樂日子?
– 為什麼天使要每天早上剪翅膀? 是每天都有一批新的天使下凡人間? 還是同一批但是晚上都會裝回翅膀?

純看小河的回答, 跟少年的傾訴還有對仗的關係, 很溫柔, 又有點模糊, 我傾向於認為是少年自己的倒影, 也就是少年看著河水, 自己給自己的回答.

歌曲裏小調跟大調交替出現, 分別是悲傷的磨坊少年, 以及安慰的小河, 鋼琴聲部也搭配的恰如其份, 磨坊少年僅以最簡單的伴奏, 小河段則是連綿又溫柔水波, 把雙方的對答刻劃得十分生動.

講音樂的書都會談到大調跟小調的差異, 如明亮、平和對比於婉轉、陰鬱, 但是用文字描述音樂只是間接的, 這首短短的歌裏面用大、小調來代表不同的身份與心情, 是個絕佳的範例.

Continue Reading

研究:音樂喜好能斷定人的性格

Musical tastes and personality type are closely related, according to a study of more than 36,000 people from around the world.
一項針對全世界三萬六千多人的調查顯示,人的音樂品味與個性緊密相聯。
  
Researchers at Cambridge University say people use music to define their identity.
劍橋大學研究人員表示,人們可以通過音樂來判斷對方大概是怎樣的一個人。
  
People often view rock fans as artistic or rebellious, classical buffs as intellectual and rap followers as athletic or hostile.
搖滾樂迷通常比較有藝術氣質或者反叛、古典樂愛好者則較有文化修養,而說唱樂迷則比較有運動天賦,但容易產生對立情緒。
  
The university’s Dr Jason Rentfrow said: “Even though our assumptions may not be accurate, we get a very strong impression about someone when we ask them what music they like.”
劍橋大學的傑森.倫特弗洛博士說:「儘管我們的假設不完全準確,但我們往往通過詢問對方喜愛怎樣的音樂來形成對對方的看法。」

During the study, sample groups of subjects regularly made the same assumptions about people’s personalities, values, social class and ethnicity, based on their music taste. The profiles of fans of each of the genres was sharply distinct.
調查發現,很多人都根據別人的音樂品位來判斷對方的性格、價值觀、社會地位和種族等,不同音樂類別愛好者的個性有著鮮明的差異。
  
Dr Rentfrow believes his paper, entitled You Are What You Listen To, demonstrates how music can reinforce stereotypes and social prejudices.
倫特弗洛在這篇題為《You Are What You Listen To》的報告中說,音樂確實能強化人們的傳統觀念和社會偏見,但這往往有偏差。
  
However, he said: “Heavy metal or punk fans ended up being much more friendly than the stereotype would have us believe; agreeable, warm.
他說:「與傳統觀念相反,重金屬或朋克音樂樂迷有時更友善、熱情和平易近人。」

“The basic message is that we can learn an awful lot about someone if we know what kind of music they like bit it doesn’t tell us the whole story.”
「如果我們知道某人喜好什麼音樂,就可以對他的性格有許多瞭解,但是儘管如此,我們也不以自以為是的斷定這是他的全部性格。」

Classical: Upper class, personable, intellectual, unattractive and boring
古典樂:上層階級、和藹、智慧、缺乏吸引力、乏味
  
Jazz: Friendly, emotionally stable, with a limited sense of responsibility

Rap: Lower class, athletic, energetic, hostile
說唱樂:低層階級、活躍、愛運動、有敵意

Continue Reading

學音樂的孩子 小心演奏傷害

轉載自2010-7-17《自由時報》學音樂的孩子 小心演奏傷害
〔記者黃良傑/屏東報導〕

廣告台詞「學音樂的孩子不會變壞」深入人心,但現在有研究指出,學音樂的孩子更要小心演奏傷害!

音樂系逾半學生曾受傷

屏東教育大學音樂系與高雄醫學大學醫學系研究發現,音樂系一半以上學生曾出現「演奏傷害」,兩校向家長發出警語,提醒學音樂的孩子要注意正確的演奏姿勢。

「音樂班學生易疏忽了演奏傷害,如同體育班學生常忘掉運動傷害!」屏教大前人文社會學院長、音樂系教授伍鴻沂說,他與高醫大醫學系復健科助理教授陳嘉炘研究調查,發現台灣學音樂的小朋友,年紀越來越小,臨床上,演奏的傷害卻越來越多,令人憂心。

在一百零一位有效的受訪音樂系大學生中,高達四十.九%有演奏受傷與治療經驗,因技術錯誤受傷有五十二.六%,過度使用而受傷有三十三.三%,因演奏受傷而停止練習有二十二.四%,因演奏受傷而停止比賽有八%。

值得注意的是,受傷學生中有一半表示有後遺症,且一邊治療時仍一面練習,其中十%的受傷者,經治療後沒明顯改善,但還是繼續練習。

伍鴻沂、陳嘉炘對問卷結果,既驚訝又憂心。伍鴻沂說,大家都知道運動傷害,卻忽略了音樂傷害,超過半數音樂系學生有因練習造成傷害的經驗,這數字很值得警惕!

學習樂器原本是興趣,卻因家長或學生的錯誤認知,過度操練,反而對身體造成極大壓力,最常見的生理症狀有手心冰冷、肌肉僵硬、反應遲鈍,甚至發抖,導致影響演奏。

演奏與運動一樣須暖身

兩所大學研究也發現,音樂演奏者常受傷而不自知,又迫於演奏需要,無法即時處理,導致累積成為運動傷害,其中以交響樂團的提琴手最常見,而國內臨床也常見音樂比賽或考試時,學生因過度集中地練琴而造成肌肉拉傷、肌腱炎。

伍鴻沂強調,演奏與運動一樣都要先暖身,更不要因比賽成績逼迫孩子長時間密集練習,會導致肌肉僵硬,造成了演奏傷害,恐被迫中斷音樂之路。

Continue Reading

彈奏中的有意識和下意識

假如可以把彈奏過程看成是由許多因素組成的話,有意識,就是主要注意力集中與某一或某些“彈奏因素”時的精神狀態,但並不能集中主要注意力時的精神狀態,也就是次要的注意力。不是不注意。完全不注意,就會停止任何行為。

單純從技術訓練的角度看,下意識是從有意識轉化而來的。學習某種技術動作,例如:打開手掌做觸鍵的準備,對有些學生,要不斷地提醒他有意識地注意打開手掌的準備。經過一個非常注意的訓練階段後,形成了習慣,這時不必再提醒,遇有觸鍵,自然會打開手掌做準備,這就是下意識了。

一位鋼琴學生,通過有意識地訓練積累起來的可以下意識做好的技術越多,他的彈奏,從技術上說就越自如,因為他可以把注意力自由地投向他想投向的任何地方。

假如一個學生要處處高度高度注意才能彈奏,這種彈奏是很難完整、順暢的。所以,鋼琴學生必須可能多地準備可以下意識做好的種種技術,這樣,主要注意力就可以迅速轉移,控制好演奏的整體和全面。

就一首作品的學習過程而言,一般來說,開始階段要側重注意技術問題(但絕不是拋開藝術性方面)。然後,隨著技術問題的解決,注意力也越來越傾向於藝術表現(但也不能完全不注意技術問題)。從理論上講,理想的狀況應當是對兩方面的注意幾乎是一回事。

Continue Reading

鋼琴彈奏中自然重量的運用

關於自然重量的運用,包括幾個方面的要求。首先是整只手臂的放鬆自如,從肩部的舒展下垂,到整個手臂的協調下垂,通過放鬆靈活的手腕調節,然後由手指把手臂重量傳入鍵盤。
這裡的關鍵是兩點。其一是要認識體會到手臂的自然重量,其二是手指要承受並支撐整只手臂的重量。

先談談如何去感覺手臂的自然重量。可讓學生以前傾上身的坐姿,把兩隻手臂完全放鬆地垂下去。

此時手臂好像是從肩部自然垂掛下來的物體。在空氣中隨意擺動,晃動,而血都湧向了手掌,通向了指尖。這種感覺方法,學生自己就可以去做到。也可由教師或家長幫助,把學生的手臂托到手肘部分的高度,令其完全放鬆,把手臂放心地依託在教師的手中。

教師在感覺到學生的手已完全放鬆後,把自己托著的手突然一撤,要求學生完全不加控制地讓手臂落下去,然後自由地下垂,讓其自然晃動。用以上的方法讓學生體會到手臂的自然重量後,我們就要把這個自然重量用到彈琴上去。接下來手指就要發揮它的功能和作用了。

手指本身是輕而細的,所以首先要學會如何接受和承受手臂的重量。手臂的自然重量落下來,要求每一個手指都能支撐住。所以,手指的三個小關節都要微微凸起,尤其是處於手掌部位的指根關節(以下簡稱”掌關節”)必須要作為一個力量的支持點,一定要有力,不能軟綿綿或塌隱陷下去。就是對每個手指的第一步要求—-手指的支撐。

在鋼琴教學中,或在鋼琴考級時,常會見到的有學生彈琴完全不懂得彈琴要結合和使用放鬆自然的手臂重量,他(她)們彈琴只見手指在十分努力地動,聲音非常單薄,浮淺。這樣的學生,自己可能很努力,也非常之費力,但是試想,如完全不給手指一點手臂份量的支援,單靠幾根細細的手指孤軍奮戰,那是無論如何也對付不了龐大的鍵盤的。

所以,要想讓鋼琴發出它應有的音響,要想能自如地、得心應手地彈琴,並且達到以後能真正駕歎鋼琴,首要的基礎是手臂要放鬆自如,手指要站立支撐,把手臂的自然重量和手指的承受能力很好地結合起來。

為了做到這一點,我們提倡用斷奏入門的教學途徑,就是說,我們先分別一個手指一個手指地在鋼琴上站好,結合手臂的自然重量。在經過一個階段,也許二、三個月,也許更多一些,在每個手指都能自如地彈出飽滿的聲音後,我們再漸漸進入連奏的練習。這樣做,在開始階段也許費一點功夫,但是打下一個好的地基,從長遠來說是收益無窮的。

有的學生,由於開始學琴階段就沒有這一步必要的訓練。一開始就用連奏彈琴,並急於彈一些偏難的樂曲,趕所謂的”進度”,這就好像一個嬰兒,還不會站穩,就要去走,去跑,難免七歪八倒,連滾帶爬。

話說回來,對於那些已彈了一定階段,但是還不會運用手臂重量的學生來說,有必要進行一定的補課,踏踏實實地一個一個手指把力量放下去 ,把單薄、浮淺的彈法改掉。不論這種毛病已存在了多久,只要認識到改進的必要,並努力去矯正,都是有希望糾正過來的。

當我們學會了能把全部重量放下去後,進一步我們就可以調節重量的輕重。在手臂重量自如運用的基礎上,我們可進一步發展運用身體的力量。有了良好的基礎,我們的力度和音色可以越來越多地變化。但是,第一步要先要學會結合手臂自然重量的豐滿而有表現力的聲音,去掉那些蒼白無力的聲音。這是彈奏方法正確與否的基本體現。

Continue Reading

怎樣在連奏中更換踏板?

這是初學者經常掌握不好,然而有必須學會的最基本、最常見的踏板用法之一。

連奏,要求聲音不間斷。利用踏板延長聲音的功能,可以很容易實現聲音的連續

但是,假如將踏板踩下不動,連是連上了,同時又將前後音重疊起來了,勢必
產生渾濁、混亂的音響。這就要及時更換踏板,以消除這些混亂。所以,這種情
況下踏板的作用是,既要連,有不能混。這裡以兩個和絃(單音也一樣)為例,
說明一下其基本方法。

第一個和絃彈下時,踏板可同時或稍早踏下。

然後手指挪離琴鍵(由於踏板的作用和絃在繼續奏鳴),找到下一個和絃的位置。(注意,下面是關鍵)
在手指彈出下一和絃的同時,腳抬起(放開踏板,止斷前面的聲音)——關鍵在於這個抬
腳動作不能早於彈出下個和絃。

早了,兩個和絃就斷開了。也不能晚。晚了,兩個 和絃就要重疊。

隨後,即第二個和絃彈下後,腳再重新踩下踏板,這時,踏板與前一個和絃已無關係,而是作用於後一個和絃了。

在某一瞬間,手腳動作方向正好相反:手往下彈,腳往上抬;抬起來,又要隨後
踩下。

這裡,腳的動作不在拍點上,這也正是初學者感到困惑的原因。

學會了兩個和絃踏板的更換,再多的和絃連奏,以及單音、雙音的連奏,道理相
同。

Continue Reading